無題 (創作研究)

2010年夏天,認識了當代抽象派畫家劉文濤。在交談間,提及舞蹈與繪畫的跨界合作可能性,可能是因為大家都是很純粹的人,也希望能互相探索兩個藝術領域的內容,所以很快我們就促成了合作:一邊廂他在畫畫,另一邊廂我在利用他畫畫時所制造出來的環境素材(包括節奏)來即興,排練,到演出。

 

文濤老師的創作是抽象的,大多為人所熟知的那些畫作均由線條構成,一條條線緊密相連,密密麻麻卻又井然有序,交叉、重復、擠壓,直至充滿整個畫面。作品出來的質感神密、安靜、有條理、非常幾何的感覺。在他作畫時,感覺到文濤老師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少言寡語、耐得住寂寞,其繪畫的過程也可以看作是作品的一部分,一個行為、一種苦行。在他那裏,繪畫變成了對時間的體驗,時間的體驗會被空間的痕跡所記載。當我在旁邊所出現的行為,也是在耳濡目染間受影響及很多啟發。

 

這一個過程維持了四個星期,在這段時間裏面令我思考了很多有關二維畫面與觀眾之間看與被看的關系,而在編舞過程中,更加註重自己如何看待身體這個工具,如何把信息、人與人的關系通過幾何的方式去表達,試圖讓看的人體會到這些關系的存在。而能有如此地專註去思考這些問題,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事情,再者能讓我站出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舞蹈這件事情,也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每天的集中在一個發現問題,解答問題的過程中,使我累積了很多筆記和即興視頻,而這環節也成為了我做作品的素材,也是方向。

 

到了2011年的四月,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和我們工作室的的舞蹈演員一起創作了當代舞蹈作品《無題》。過程也是另一種考驗,因為之前我以個人的身份才思考及沈澱這些素材,然而現在就要把我的素材解構,分析,再表達給舞蹈演員知道,而且我也創作了一些練習,讓舞蹈演員們去建立一種運動方式,和對文濤老師的作品相似的節奏的理解。我也再幸運,有一群很好的舞蹈演員,能靜下心來,很有耐性地去體會和經歷這個創作過程。在作品中,我對敘事性線索不太有興趣,反而對如何帶動觀眾進入作品,帶動觀眾思考更感興趣,或者說更願意把精力用在如何與觀眾建立信息上的關系。所以演員與我的關系,演員與作品的關系建立,就變得非常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