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 by 阿盤

《氣態與身體觀聽》 的行動研究在4月10日的芝麻灣郊遊徑的行山打開了序幕。在一晚的沉澱後,身體在第二日回到了工作室中,通過言語的交流把昨天的點滴整理,再從身體練習中讓身體疏理了文字中的流白。 像蓮花的花瓣層層打開一樣,靜靜地讓時間去發現,在不同人所累積的信息中慢慢構成一個網,乘托著一起同行的力量。

「安全區」、「前設」、「身份」、「自我審查」、「方法」、「本然」、「意識」、「自己」等等 ⋯⋯這些詞語不停在敲打著在現有知識基礎認知上的重新閱讀及反思。前一步,也是要意識自己先要往後退一步回到問問題、深究在行動可發展出內容。

研究過程,有時候是為自己開一扇窗,或打開一扇門。這必須要訓練自己的心智,同時好好地提出「為什麼?」回到向自身剖析開始,再向習以為常的東西提出更多面向的可能。現階段的我,研究也許不是先求新奇,或許更是為求深度的可能。這幾日,在練習及研發共同進行中,那在達到宏觀微觀能同時進行,並非熟練的事,使到這幾天都非常疲倦維持這種狀態。回家後,回一回氣及累積練習過後,我腦海出了一個「放」字。

「放下」、「放開」、「放鬆」、「開放」⋯⋯都提醒了我,過去日子的工作及生活,或面對自己時,我都太用力了。使到能量,沒有辦法流動,而且共鳴作用沒有發揮更大的效應,原來在「安頓」自己一事,又好像多了一種途徑去走。

前日,與友人交流。講到如何使用文字,是會影響我們的心態。在具相對性的世界,認清自己的本來面目,當異常的自己出現,我需要對自己說,那是「暫時離開本然的狀態」,「我還是那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