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城市画报品牌拓展部项目经理 吕旭萍/April Lv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处传媒圈的缘故,身边总不乏同性恋倾向的朋友,无论男女。他们有的高调无比,甚者一见面就会唧唧喳喳讲起与某国某国男人的性事;有的低调行事,从不随意表露,要熟识之后才会对你敞开心扉。

后来有次与女朋友们闲聊,有句这样的话,“以前拍拖怕男友被小三抢走,现在还要担心那个小三是不是男的”——不知是否可列为新时代爱情黑色幽默。

前段时间,被一同性恋友人约去现代舞团看了一出当代舞剧,名叫《身後3.0》。那晚有点小雨,天很冷,小剧场外三三两两的人在门口等开场。结伴的人多为男男,女女,便有着些心照不宣暧昧的笑意。进场坐下,我正前方是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小男生,一人塞着一半耳机正听着歌,彷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画面甚是温暖。

尔后灯光暗下, 场内顿时安静,正襟危坐。一位红衣美人儿从黑幕后面探出,肤白唇红,神态动人。太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楚的听到她的脚尖与地板每一个接触的声律。彼时美人站定,似陷入独思状,幽幽唱起: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

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江诚推开窗。夏日的微风吹到他脸上。江诚的眼前,是此刻这个城市夜晚最美丽的灯火。” 我喜欢男主角的独白,如吟诗一般。有两个叫做阿健和江诚的男生,两段故事。情节其实很简单,先是男和女,然后“男小三”出现,男主角陷于女主角与另一男主角的纠葛中,三个人的痛苦,最后有选择有争执有妥协。

记忆深刻的画面是,白衣男人与黑衣男人相拥,女主角站在舞台边望着,眼神复杂。那刻我突然想起了与友人聊天时那个黑色笑话——其实,是真真实实的啊。我试想我是戏里的女人,便陷入了自我纠葛:如果有一天,我真真实实输给一个男人呢?

最后的结局是:三人齐齐躺下,中间是男人,左右是两位不同性别的爱人,过去与现在,旧爱与新欢,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

跨越性别的背叛,可能要比普通的外遇出轨来得复杂和深沉。当质问从“那个女人有什么比我好?”变成了“那个男人有什么比我好?”,期间彷佛多了一层自我嘲讽的味道。直至最后你慢慢自我调解,其实是男是女又有什么所谓,关键是爱情已不再;关键是爱情已不再,是男是女又有什么所谓。

开头有一幕,男女主角在嬉戏,美人突然发出娇笑阵阵,笑声回荡在安静的剧场里。进而舞姿急促,紧紧相缠,然后渐渐平息。“情欲在身上留下痕迹,人跌在温存记忆的坎儿里,出不去了。”在当代舞中,这样有直白情欲表现的编排并不多,相信这也是大部分观众对此剧印象深刻的一部分。但其实啊,爱情世界里,男男女女的纠葛,又怎能脱离情欲二字?正是通过这些表达欲望的肢体语言,才能彻底流露最真实的爱欲,最坦诚的情感。在面对无所掩饰的欲望时,才是面对最坦白的自己。而两个身体的接触,留在对方身体里的温度、呼吸、气味,何尝不是想将一部分的自己留在对方的身体记忆里?

江诚也好,阿健也好,他们身体里保留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和气味。我不知道哪一种存留得久一些,哪一种更让他心动和回味,只知道它们都无法割离,相互融合最后成为了他。

这是性别恋爱里的游戏规则,或者你一开始就清楚明白,或者你慢慢摸索不断伤害。最后,才找到自我。

剧后的交流会有观众说,“可能是主题的关系,总觉得每次看到两位男主角在一起就觉得很自然,反而女主角的出现让我觉得突兀”。我觉得恰恰相反,因有女主角,才让这剧多了这么多情感的过渡与揣测。甚至没有她,便没有他和他。

据说,有些人是一开始便能发现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有些人是要经过几段“正常”的异性恋爱才能找到自己真正的性倾向。

若要找到他/她,请先找到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输给一个男人呢?”

那就让他去爱他所爱吧……

总会有那么一天,当你再次想起他的笑容,“这么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